主页 > B绘生活 >女人没化妆不要出门吓人,那coser扮了装可以出门吗? >


女人没化妆不要出门吓人,那coser扮了装可以出门吗?

  • 2020-07-01
  • 283人已阅读

女人没化妆不要出门吓人,那coser扮了装可以出门吗?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几天前在台北地下街看到一些coser,觉得很好。他们的存在让这个环境变有趣,走在路上有更多好玩的东西可以看。

我对cosplay文化不了解,记得之前听过圈内讨论,要不要自我规範,在活动场地外卸下装扮,以免破坏社会对这个文化的观感。

我支持coser在公共场合维持扮装。

人有自由去打扮自己。社会应该要让cosers有足够安全感,能自主决定自己要不要在一般公共场所扮装。如果coser自己有专业或角色扮演的考量,认为这次只能在活动中扮装,那当然没问题。如果coser平时想要扮演自己喜欢的角色,只要没碍着别人,就没理由被阻止。

当然,有时候我们为了维持自由,必须限制一些人穿着的自由。比较没争议的案例是,美国许多州禁止你公开穿三K党罩袍(Klan robe),因为这会让你变成会走路的仇恨言论。比较有争议的是一些国家是否该禁止伊斯兰女性的罩袍(Burqa),来协助受迫传统文化压力而穿上罩袍的女性(你应该看得出为什幺这有争议)。

不过这些案例里的问题,在cosplay里应该都没有发生。

美国禁止三K党服装,并不是因为那看在黑人眼里很不顺眼,而是因为,黑人被迫害的历史,让人光是公开穿着三K党服装,就足以散发不友善的讯息,让黑人在同一个城镇无法有尊严地生活。

顺便一提,以这个观点来看,我们其实有理由注意「爱家公投」反对同性婚姻和性平教育的公开摆摊和传单发放,他们跟穿着三K党服装的人一样,是活生生的歧视言论。美国的研究显示,在各州举办「婚姻应限定为一夫一妻」公投的其间,LGBT忧郁症发病的比例大增,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公然的歧视,正在威胁台湾少数族群的心理健康。

此外,我们也不该因为看不顺眼cosplay「奇装异服」,就认为他们不该在公共场合扮装。更何况,你我的穿着也未必让人看得顺眼。

柯文哲上週谈台湾公共景观,对比日本街上有好好打扮的女性,开玩笑说台湾许多女性是「没化妆直接出来吓人」,引起争议。柯文哲的玩笑不公平,因为它隐含了女性应该特别注意外观,可能会增强特别针对女性的社会规範。不论性别、年龄和族群,台湾不在意穿着的人确实很多。这些人随便套衣裤出门,都不会有人说话,相较之下,如果社会氛围让女性认为自己得要化妆才能自在出门、让coser不能在一般的公共场合自在穿上自己精心设计且认同的扮装,似乎不是很公平。

当然,目前法律并没有明令规定人在公共场合不能奇装异服。不过社会氛围也会软性影响自由,而且,也曾经有过人因为穿着奇装异服被赶出捷运的例子。

在2014年,街头艺人穿小丑装赶场,被捷运局请下车,新闻出来之后多数舆论认为捷运局小题大作。我相信台湾有够多人认为衣着打扮是人表现自我的自由,这个自由会支持coser在公共场合扮装,而这个支持会让台湾的街头更丰富。

台湾偶尔会冒出公共美学问题,大家自卑于台湾的地景、人景比不上其他「有文化」的国家。文化不容易刻意培养,需要人主动参与和创造。我曾经分析台湾的美感教育,认为基于教育体制的特色,很难培养美感,并主张社会上应该要有余裕让人追求自己认为的美。以这意义来说,让coser可以跟那些把西装裤头拉到最后一根肋骨的阿伯一样,舒适地用自己喜欢的装扮在街上走,也是一种余裕。

反过来说,若coser认为自己必须要战战兢兢、自我审查,才能保有继续活动的自由,那台湾社会应该感到羞愧。

最后,对实际上无害的cosplay文化保持尊重,也是台湾社会开放多元的象徵。面对中国威胁,在国际上台湾的优势可能不是经济高点而是道德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