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热点资讯 >比起选举,《博恩夜夜秀》这样的节目才是对台湾观众的智力测验! >


比起选举,《博恩夜夜秀》这样的节目才是对台湾观众的智力测验!

  • 2020-07-19
  • 463人已阅读
比起选举,《博恩夜夜秀》这样的节目才是对台湾观众的智力测验!

扣掉毫不关心的那一群,台湾大致有两种人,一些觉得台湾需要像是 John Oliver 或 Conan O'Brien 的美式深夜秀——有点像是我们的政论节目,但用比较诙谐的独白秀、短片或访谈方式呈现;另一些则觉得那些阿兜仔的笑点与我们国情不同,看不懂也不想看。

真要说的话,我的立场应该偏向前面,因为要看官员吵架和假装专业,立法院或部分议会的 质询直播 就有,加上我始终相信「好笑」是让人愿意近用知识最佳动力,好的时事秀对普罗大众的正面影响力,绝对大过看许圣梅和锺小平读稿,但和《全民大闷锅》那种用模仿放大政客错事的譁众取宠方法相比,这类的节目又更注重论述能力:要如何好笑又能让人听懂?

因此,我丝毫不否定另一方的论点,其实我非常认同他们,这种节目剧本难写又难圈粉的原因,就是由于观众若没有足够的背景知识就会看不懂、无感、甚至不知道该不该笑。

所以当初得知那位以 大奶微微 将 Stand Up Comedy从小众舞台带到主流网路平台的 曾博恩 宣布要开这样的节目时,我既期待,但也好担心他受伤害。

主流台湾观众对「美式笑点」有感吗?

可能看过太多类似的节目,博恩跟着音乐边跳边挥舞双手的那段进场,我就笑到让坐我隔壁的媒体花容失色,那 15 秒钟也多少预告了《博恩夜夜秀》「正美系」的调性,只是从投影幕里观众和现场来宾的反应来看——正如我担心的——美式笑点仍然无法完善穿透台湾观众,若只看结构不论主题,只要笑话少了明白直接的指涉,每多需要一层思考,笑声就会更少一些。

某方面而言,这反应出许多台湾观众听笑话训练的缺乏,也是为什幺近来综艺节目多会配上大大的字幕,「好夸张」、「爱开玩笑」等等,因为太多电视观众需要这些如同旧时代摄影棚的「来宾掌声鼓励」触发才会鼓掌,将这些灯号去掉后,除非真的写了一个极致的本,否则很多观众可能连什幺时候该笑都不清楚。

话虽如此,《博恩夜夜秀》对于用喜剧「改变社会」的愿景,仍然值得讚赏。

例如在他们探讨公然侮辱除罪化的段落里,製作团队没有直接套用过往媒体製作的现成表格,而是亲自读过一页页的判决书,从中寻找荒谬之处;他们也愿意身体力行去挑战现有法律的荒谬,直接在节目中骂一个团队成员,让他去告博恩,实际走一次诉讼流程。考量团队大约一週一集的製作时间,在资料调查方面,《博恩夜夜秀》可说是做得比许多把 PTT 发文截图就拿来质询的立委,还要好得太多。

任何事情只要和政治牵连,就很难「那幺简单」

不过这样直球对决的节目模式也不无隐忧,因为和国外可以把刻薄笑话拿来自嘲的政治人物相比,台湾仍有太多开口就要提告的「价值捍卫者」,虽然成案的机会很低但仍是麻烦的一大来源;此外,因为正值选举期间,邀请政治人物上节目的做法,在棚内可能无意间成为有心人士的传声筒,棚外被影响的人也可能发起反击,到时候,面临的可能就不仅是小小的「公然侮辱」而已了。

《博恩夜夜秀》的团队因理想而自信,但政治恐怕比他们想像的要盘根错节更多。

话说回来,背后团队 萨尔泰 的 Big Picture 也不只在这个节目,和未来母鸡带小鸡培养新人製作各种型态 IP 的商业模式相比,《博恩夜夜秀》其实比较像是一个引子,一面醒目的红旗,告诉业主和投资者们自己想做什幺、能做什幺。

喜剧演员说笑话,是背负着「责任」的

众多喜剧演员的名言之中,我最喜欢 Ricky Gervais的一句话:「没有什幺是不可以开玩笑的」。这一方面展现出了喜剧演员面对社会议题的最崇高价值,也同时背负了沉重的责任,因为每个笑话都是一种观点的展现,都会发生影响力,都会把世界带到不一样的地方。

很多人说台湾选举是智力测验,但我觉得长远来看,《博恩夜夜秀》这样的节目才是检验台湾人知识和智力最好的试纸,不论对观众或是对製作团队皆是。

用幽默看时事,本土首宗美式深夜脱口秀《博恩夜夜秀》开放 群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