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热点资讯 >我们以为长辈最在意身体健康,其实他们更在意「活得有没有意义」 >


我们以为长辈最在意身体健康,其实他们更在意「活得有没有意义」

  • 2020-07-10
  • 410人已阅读

文 :杨宁茵(银享全球)

连续第三年举办的史丹福银髮设计竞赛亚洲区大赛,日前公布了今年度8个入围团队。今年的主题「一生之计在健康习惯」(Promoting Lifelong Healthy Habits through Design),是希望年轻人透过设计去协助建构一个可以终身受用、持之以恆的生活习惯,不管是体现在身体、心理、财务或社交等不同面向。

老了生活就只能围绕着被照顾吗?还是那只是自我侷限后的结果?

在投件的85个作品中,大部分都是针对身体健康的,只有少数触及心理层面,或是结合了社交的需求。这其实突显了我们社会,尤其是年轻人眼中的长辈,都还是停留在表面上的病弱状况,而没有机会进一步去探究其心理或其他方面的需求。

这其实是很可惜的一件事,就好像政府如果一直用长照来作为台湾进入高龄社会的解方,那大部分的想像都还是会落在「怎幺照顾」,而不是想着「是不是有可能不要照顾」。

每次这样说,就会被指正:老了怎幺可能不需要照顾?

其实是有可能的,只要对照顾的想像进行大幅度的翻转。

看看日本德岛的上胜町

让我举一个例子: 听过日本德岛的上胜町吗?这个在四国的偏乡村落有约2,000位居民,超过一半居民年纪在65岁以上,超过80岁者有两成,其中大多为女性。原本这个以种植柑橘等经济作物为主的村落,就像日本许多因为人口减少而面临灭村危机的「限界集落」一样,村中因为没有年轻人和工作而显得暮气沈沈,许多人有酗酒和忧郁问题。举目望去,只有绵延不绝的一大片森林。

我们以为长辈最在意身体健康,其实他们更在意「活得有没有意义」Photo Credit: 彩株式会社网站
日本德岛上胜町藉由「卖叶子」翻转了村落和长者的命运。

他们的命运在一个外来的年轻人决定带着他们「卖叶子」后开始翻转。在农会服务的横石知二,带着热情和决心来到这里,因为看到高级日本料理店用来装饰的「妻物」都喜欢用新鲜的叶子,以表彰日本饮食和文化意涵,因此经济价值不菲,决定带着村民投入这个领域。

虽然不是一开始就成功,他们的发想被讪笑过,也被拒绝过,但如今一年销售额达两亿六千万日圆、市占率达八成的「彩」株式会社,经过30多年的努力,用自己的力量改写了自己的命运,最重要的是他们不但得获致了经济上的满足,也同时延展了居民的健康。日前在银浪新创力亚太高峰会上演讲的村田裕之教授说:「村里的2,000位居民,原本还有几名住在安养机构中; 自从加入『彩』,参与叶子工作后,目前住在安养机构中的人数已经降为零。」

只见影片中,到处都是满头银髮、七老八十的奶奶们,对着电脑、拿着平板、捡着叶子、数着订单,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

我们以为长辈最在意身体健康,其实他们更在意「活得有没有意义」Photo Credit: 海鹏影业
纪录片《积存时间的生活》刻画日本建筑师津端修一夫妇的晚年生活。
看看日本建筑师津端夫妇的故事

又或是纪录片《积存时间的生活》所记录的日本建筑师津端夫妇,在津端修一先生以91岁之龄过世之前,津端先生甚至还帮一个安养机构画了一个设计图,他们的日常生活,从种植、做饭、写卡片、画画,简单的生活却充满了对自然的感恩回馈和对人生的怡然自得。

津端先生是在某日中午小憩时,在睡梦中安详离世的,没有插管、没有哀嚎的亲人,虽有不捨,但更多的是感恩和祝福,这难道不是我们每个人期望离世的方式?

我们以为长辈最在意身体健康,其实他们更在意「活得有没有意义」Photo Credit: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
第八届不老骑士环台行到总统府,小英总统试骑。
看看台湾的不老骑士

镜头转回台湾,在我执笔写这篇文章之时,也是第八届不老骑士环台之时,这个十年前开始的不老梦想风潮,原本只是要圆长辈的梦,却发现这个过程启发了更多人:担任小队辅的亚洲大学学生、担任交管的劲战车队车友、特别从台湾各地请假和从国外赶回来担任志工的上班族……长辈的活力、年轻人的爱、两代间不但有超过家人的真挚互动,并藉由成为一个团队,实际走访台湾社会散播不老梦想理念和关怀弱势族群,「不老骑士」活动告诉我们:我们以为长辈最在意身体健康,其实他们更在意的是「活得有没有意义」。

这点需求,我们看到并想办法满足了吗?

活得有没有意义,长辈最在意

如果没有认真想清楚长辈到底要什幺,我们就无法提供到位的解决方案。老实说,我们目前提供给长辈的活动都太过于肤浅和表面,尤其是针对年纪比较轻、或是身体比较健康的长辈,以为只要帮他们把时间填满,提供他们很多活动,就是让他们生活有意义;其实我遇到不少人都说,他们只是时间被填得很满,但并不特别觉得生活有意义,他们希望可以付出更多,这种「被需要」的感觉,不是靠到社区大学上课、参加关怀据点活动或是到卡拉OK唱唱歌就可以满足的。

尤其是面对婴儿潮世代的这一群人,他们更不会满足于这样的生活安排和选择,他们需要更多的空间、更多样化的选择、更有效的回馈机制;和前一代的老人相比,这群「新新老人」, 有人脉、有资源、有能力、有丰富的阅历和宝贵的知识,许多人都还有不错的财务条件,他们其实不需要政府帮他们搭舞台或安排活动,而是创造出让他们可以持续在社会付出或贡献的机制,例如以弹性的工时和职务设计,让他们在退休之后还可以继续传承经验;或是更多元的设计来满足财务需求,例如发展共享经济等。

你,看到这里头蕴含的机会与挑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