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热点资讯 >【廖志峯专文】谢谢金庸,丰富我青春岁月的浪漫梦想 >


【廖志峯专文】谢谢金庸,丰富我青春岁月的浪漫梦想

  • 2020-06-12
  • 625人已阅读
【廖志峯专文】谢谢金庸,丰富我青春岁月的浪漫梦想

大侠金庸过世了,留给金庸迷无数的哀思,对我来说,真正的哀愁是,金庸之后再也没有武侠小说了──还有谁能说得出这幺蕩气迴肠又豪情慷慨的武侠故事呢?不管怎幺说,在武侠小说的世界,金庸永远居于武林盟主的地位,没有人可以替代。不过对于金庸本人来说,他更想被看成是历史学家?或是报业家呢,我很好奇。相对于他的工作本业来说,写武侠小说一开始只是临危受命,代替梁羽生在《新晚报》留下的天窗而写,这本初闢鸿濛写出的「新武侠」小说,就是《书剑恩仇录》,而武侠小说史就此开启了新页,新的武林盟主金庸于焉诞生。相反地,梁羽生的名字和作品要很久之后才为台湾的读者知悉。

五年级的这一代,很多人是靠读着金庸的小说来度过无数的青春长夜,排解课业压力或初试恋情的创伤,金庸成了我们这一辈共同的记忆和话语,就好像每个男孩都会经历的兵役一样,是一种认证或者说像是某种读书会的同谋,而通关密语就是金庸,而这种同盟也隐含着一种性别的排除,当年龄相仿的同性朋友聚在一起时,我们总有当兵和阅读金庸的点点滴滴可谈。在武侠小说的世界里,我们是同国的。

 

我读武侠小说很早,约略国中时期开始,从古龙的《绝代双骄》改编成电视剧起,就一路追着古龙的所有作品读,间杂着卧龙生,诸葛青云,柳残阳,东方玉等人的作品。读到金庸的作品其实是必然的,只是那时以为自己读的是司马翎,但印象不深,像是《小白龙》、《忏情记》、《独孤九剑》这些作品,书名普通,读时的情感也一般。等到远景出版社的沈登恩先生开始在报纸大幅刊登金庸全集的预售广告,重新编辑推出,让人十分心动,一个金庸狂潮就此风起云涌,当时的两大报副刊也分别刊登《倚天屠龙记》和《连城诀》的书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套原本重新编制的书,让书的分量,内里和厚度,瞬间拔高了,提到殿堂般的地位,把其他的武侠作家远远地隔开了位置;古龙例外,古龙有另一个位置。我不曾想过躲在棉被里或租书店偷偷看着的武侠小说,有一天会这样大幅刊登广告,大摇大摆地走入每个家庭,机关团体和图书馆里。从这则广告起,金庸的武侠侠小说就像当时盛极一时的锦绣出版社所出版中国系列图书,深入家庭之中,家中装潢气派的书柜不再空泛,有一阵子,书柜的确取代了酒柜。

看了广告的我,也去划拨了,但拿到预购的书,却经过一番小奋斗。书划拨了很久,却一直没收到,打电话去问才知书早就寄出,于是趁着父母不在家时,在家翻箱倒柜找了起来,最后在父母亲的床下找到一包形迹可疑的包裹,警总原来无处不在。我打开预购的书才知道,我买的《笑傲江湖》其实就是已读过《独孤九剑》,就像《小白龙》是《鹿鼎记》,《忏情记》是《倚天屠龙记》,搞甚幺啊。我听到金庸的名字差不多也在同一时候,高一暑假在一间五金工厂打工,工厂放着收音机里流出的音乐,下午的时段会有一段说书,我一开始没认真听,后来才发现主持人用台语唸的内容竟然是金庸的作品,《射雕英雄传》,有一天听到男主持人捏着嗓子模拟少女黄蓉的声音,叫着「靖哥哥」「靖哥哥」时很想笑,天啊!这是怎样的黄蓉。而且,你很难想像一个来自遥远朝代的北方故事,在南方的岛屿以台语播送。

 

我其实很高兴很迟才读到金庸的武侠小说,在金庸之后,我不再看武侠小说了,他形成一种标竿,拉出了标高,就阅读的情感上来说,你被养大的胃口很难超越,就好像写了《达文西密码》的丹.布朗,养大了你的胃口,之后,你所看的每一本,就会以这本为标的,然后发现没有更精彩的了,类型的极致,你开始慢慢离开这个作家。从这个角度看,《鹿鼎记》之后,告别金庸是必然的,但从来也没离开过,他小说中所创作无数的主角,不管性情、形象,有血有肉,让人深深地移入,同情,情感随之跌宕起伏,难以自已;而这些早已深深烙印在心版中。或许对早年以林欢笔名创作电影剧本的金庸来说,写起这些武侠故事,驾驭故事和读者的情感,本就不是难事。

在金庸所有的作品中,我最喜欢的作品是《笑傲江湖》,喜欢主角的深情和潇洒,喜欢他自在又落拓的个性,喜欢那有所师承却又不墨守成规,挥洒自如的剑法,我真希望我自己是他。但在所有作品之中,《天龙八部》更是神作,它超出了武侠小说制式叙述的窠臼,以三条线,三个主角,等量叙述,又交互穿插,有如进入大观世界,满奇花异卉,各自精彩,让人目不暇给。书中人物的形塑,不管男女老少,多样生动,杂揉丰富的历史文化文本,我想这真是顶峰了,接下来,可能要写到外太空去了。

作为报业家和政论家的武侠小说家金庸,把政治人物写入每天的连载小说中,也开了武侠小说的书写新局,成了先行者,不过,这或许也有来自《西游记》或《红楼梦》的文学传承。一代大侠过世了,照理我应该感伤,不过,我却感觉他只是飘然远去,并在华山顶上,插着一柄古剑,剑穗随风飘扬,独立天地苍茫,昭示着永远的大侠风範。